《把自己作为方法》韩文版出版2022年11月23日

可以带给如今混沌时代中年轻人以启发:让 自己 成为借与其他存在建立关系而不断更新的连接网络,项飙老师提出的观察与参与世界的方式,让下一代人去管。我们没有必要去替他们考虑、设计什么蓝图。不依赖宏大叙事,并把自己的经验视作问题;如赵教授的引荐中所述,而是通过具体观察、参与、深思创造出自己的理解——《把自己作为方法》已经在中国年轻人中引起不小的反响,现在也将与韩国乃至世界的年轻人展开对话。中国变成什么样,

人类学家项飙摆脱了 中国人一定要为中国辩护 的强迫使命感,相对自由地做着自己的研究。作为跨境的移居者和研究移民的学者,他也过着一种越境的生活。项飙生长于浙江温州,本科、研究生毕业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,并在英国牛津大学获社会人类学博士学位。后在新加坡访问研究时,机缘巧合结识了自己的日本妻子,并在 2004 年成为牛津大学人类学教授。他因移民研究中的斐然成就受到广泛认可,自 2021 年起正式在德国马克思普朗克社会人类学研究所任职,组建、领导 经济实验人类学 小组。

访谈时,项飙作为人类学家展现出的那份脚踏实地的坦诚与谦虚

读到项飙这句话,我心头一震。他认为 中国 是人们的实践,而因为实践原本就有散发性的特点,所以只能以开放的形式延续下去。项飙诘问道: 为什么一定要用国家叙述去看世界呢?一定要有中国叙述,其实可能是对自己生活的一种不自信,需要一个很大的帽子来戴,这样才会觉得安全。

韩国延世大学文化人类学教授赵文英为《把自己作为方法》韩文版撰写了推荐序,对项飙老师的研究轨迹,以及《把自己作为方法》一书中展现出的治学方法与风格、身为人类学者的坦诚与谦虚都一一作了介绍。今天单读分享这篇文章。

本科、研究生六年,项飙在北京近郊的浙江村展开田野调查,并以此写成《跨越边界的社区》(2000)一书。2005 年,此书英译为 Transcending Boundaries ,2018 年,英文版又作为当代经典被再版。浙江村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北京最大的廉价服装生产基地,也是由温州籍农民构成的一个同乡人社区。《跨越边界的社区》正是一部关于浙江村变迁史的民族志。在那之后,以博士论文修改成的第二本著作《全球 猎身 》则从项飙个人对于移民这个研究母题的兴趣出发,最终扩展到对连接印度与澳洲 IT 产业的全球政治经济的深入分析探讨。2008 年,这本书获美国人类学界的安冬尼里兹奖。全球 IT 产业以开发项目为轴心、咨询公司为媒介对印度软件开发者进行录用,这样一种劳动分配被称为 猎身 (body shopping)。项飙没有将 猎身 的移动性局限在全球外包或弹性劳动化等新自由主义的相关分析中,而是通过精密地追踪 嫁妆 – 印度亲族关系 、IT 培训机构等中介组织的运转,从制度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多个角度对其进行了有效的综合分析。

项飙这股洞察混沌时代的力量自何处来?以访谈看,从故乡温州汲取的丰沛智慧起了不小作用。从重视具体且实用方法的同乡人那里获得的灵感也使他多以 乡绅 的视角来省思对待世界的方法、态度与气质。项飙所期待的乡绅,是着重把握日常肌理,观察、记录细节的人;是不被中心同化,反而知道如何同中心保持适当距离的人。但是现代社会量产的是对周围世界冷漠的自我。不是过度沉溺于自己的一方天地,就是热衷发表宏大言论。把交易过程中的摩擦视作障碍的市场、帮助我们减少肉身劳作的平台, 附近的消失 因此被不断加剧着。在不知不觉间,(如同与项飙对谈时许知远所说)我们全部成了旁观者。

《把自己作为方法》韩文版出版2022年11月23日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滚动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