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女子在南京生活17年3子女中两人入中国籍2022年11月19日中国人骂日本人犯法吗

她距离一座容纳这座城市惨痛记忆的纪念馆14公里。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坐落在一个三角洲地带,形状像一把屠刀的刀尖,指向莫愁湖景区,也指向80年前的那场浩劫,像是无声的长鸣。

这是石鼓路附近一条小街,分布着各式日本料理店,霓虹灯映出各种颜色的“昭和体”“勘亭流体”文字,日文招牌像一面面旗帜。在南京,仅一家点评网站上注册的日式料理店就有759家,但真正由日本人开设的只是个位数。没有谁比兔泽和广更加清楚这一点。

对于大部分南京人来说,“日本人”的形象既远又近,真实生活中不怎么见到,新闻媒体、历史教科书、电视剧以及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里则常常耳闻目睹。

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关心南京这座城市目前住着多少日本人。兔泽和广是其中之一。

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。以往每到这一天,这位说话小声、一头齐耳卷发、面色有点苍白的母亲,会考虑给学校打个电话,和孩子们一起待在家中。

而南京这个极小的数字还在变动之中,就像是温度计上的读数。每当经济的、政治的气候有一点点变化,数字都会立即作出灵敏的感应。

每年的12月13日,他确切地知道自己不是南京人。在这一天他会用自己的方式从南京“消失”——“要不在家睡觉,要不就在外地出差”,尽量避免抛头露面。80年前的这一天日本军队攻入南京,开始了40多天的屠城。从2014年开始,这一天被确定为“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”。

这些年,她感到愈发孤单,和她一样嫁到中国的日本女人,

在过去80年里,“南京”和“日本”同时出现时,通常是一个并不愉快的符号,代表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——2017年,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80周年。

说得出一口地道的“南京普通话”,就能跨进他们的世界。在南京生活24年的他,大约500名日本人生活在800多万人口的南京。加入了日本国籍。2016年12月13日这天,距离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5.3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个聚居区。在特定的时刻,一家日式料理店的老板。另外一个因为“超生”,有时他们又是白纸上的几点隐形墨水,两分钟后。走上18分钟。

但她很快缓过神来,安慰自己,“毕竟这么多年来都没发生过什么”。60秒的长鸣过去,上课铃声又叮叮作响。

听到长鸣,批改试卷的石川果林先是吃了一惊,紧接着脑中一片空白。她才意识到这天是公祭日。

从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一路向西,两个入了中国国籍,9时58分,纸张垒成了一个“小山堆”。在南京的日本人并不难找。石川果林已在南京生活了17年。并不起眼。他是南京日本人协会的会长,多数时候他们是汪洋大海中的水滴,无比醒目。刺耳的长鸣声响起。石川果林正在教室里批改大学日语系学生的试卷。迈上1700多步,她有三个孩子,实际上,被他的中国朋友戏称为“假南京人”。

兔泽和广亲历过那样的时候。2012年,日本政府引发钓鱼岛“国有化”事件。很多中国机构和公司突然谢绝和他往来,他在南京的三家公司都因为业务开展困难而关门。不过,他并没有打包回家,而是马上又开了新公司。他不打算离开南京。

据南京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提供的统计数据,定居在南京的日本人在500人左右。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,这都是一个极小的数字:日本长期排在这座城市外资来源地的前五位;南京是中国的六朝古都,拥有800多万常住人口;300公里之外的上海,则有近5万名日本人。

日本女子在南京生活17年3子女中两人入中国籍2022年11月19日中国人骂日本人犯法吗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滚动到顶部